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大一个道

斯是陋室,唯求德馨。常思调素琴,阅金经。毎愿谈笑有知音,往来多宾朋。

 
 
 

日志

 
 

[原创]寸草心  

2012-07-11 15:02:0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娘带着大山深处的风尘,拎着那只破旧的黑皮革包,静静地伫立在儿子单位的办公大院外。初春的料峭寒风吹乱了她的满头枯发。

娘不顾儿子近乎懊恼的劝让,坚决不坐他拦下的人力三轮车,执意让儿子用自行车载着她。儿子其实不完全懂得娘的心,她不光是舍不得花两元钱,不愿看着那个年过花甲的三轮车夫费力蹬踩的艰难,娘更想依靠在儿子的背上,再去寻找昔日与儿子亲密期间的感觉,重温儿子在娘腹中、膝下、身旁时那逝去已久的欣喜。

    娘小心翼翼地从包中拎出一大包荠菜来,微笑着对儿子说:“你看这小丁点菜芽儿,可真是精灵勤快,就数它最能听懂春天的音信儿,早早动静了。你看看它多么鲜嫩馋人!”

儿子仿佛看到,娘独自一人拎着篮子,正在旷野中山坡上仔细寻觅,回到老屋里一点点仔细摘洗的情形,不由鼻子陡地一酸,眼睛湿润了。他不自主拈起一棵已觉疏远陌生的荠菜,放到嘴里慢慢咀嚼起来。

母亲看着儿子,笑着说:“看你这孩子,当心凉!”

儿子抬起头来,发现娘的眼里也已经是泪花点点了。

2001.4.27临朐报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