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大一个道

斯是陋室,唯求德馨。常思调素琴,阅金经。毎愿谈笑有知音,往来多宾朋。

 
 
 

日志

 
 

临朐聊斋之【百喻经】人说王纵暴喻  

2014-11-21 16:30:19|  分类: 临朐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朐聊斋之【百喻经】人说王纵暴喻 - 沂山弥水 - 好大一个道且说这日上朝,佞臣进奏谗言:“臣听闻现在外边有流言蜚语编排大王,用诗歌嘲讽我主执政残暴,损坏圣明形象,不治将恐甚。”

诤臣出班直言:“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所谓无风不起浪,身正不怕影子歪。还请王以社稷为重,顺听民意,广开言路,闻过则喜,有则改之。”

王怒甚,成立专门力量追究彻查流言出处,抓了一大批人等投入监牢问罪。

白色恐怖笼罩。国人道路以目,敢怒不敢言。

佞臣再次告黑状,声称有证据显示诤臣有牵连。结果在诤臣家中搜出有前朝诗词书籍若干,其间有“清风不识字”“山河破碎”等字句似与嘲讽相牵涉,遂被认为是谋逆者,连书带人一并起获押解见王。

王咬牙切齿,高声咆哮:“朕要发明一种新的刑罚——‘开口子',专门来惩治汝等胆敢在背后议论诽谤朕的东西。朕要让尔等时刻感到如芒在背,感到君王权威。让你们这些胆敢再在背后妄自开口胡言乱语的东西,尝尝背后‘开口'的滋味。”

称重查获的书籍,刚好十斤,便下令善于解剖的庖丁进宫主刀,从诤臣脊背上割下与书籍数量相等的百两肉,以儆效尤。

事情刚过没几天,爪牙们又查找出来一位嘲讽诗歌作者,原来是个叫做吕昌晶的书生。

王当堂御审:“好你个多口的酸儒,胆大妄为,竟敢妖言惑众,我要诛灭你九族。”

那吕昌晶也是个铁骨铮铮的主儿:“呀呸!无道的昏君,我敢作敢当,便是十族我也不怕你!”

王气得肺都快炸了:“好好好!叫你这么多口,朕今天就成全你,让你尝尝朕的刑罚厉害。”

下令从吕昌晶十族身上割下千两肉。只是先前只有株连九族的先例,凑不够十族,便在父、母、妻各三族外,加上他的门生朋友,凑够了十族。一时间哀号遍野,血肉横飞。

此时王又假惺惺当众宣布,要听从诤臣“有过错即改”的劝谏,决定补偿诤臣,把吕昌晶十族千两肉悉数给诤臣补回去。

可怜诤臣旧伤未平,想起来又要二番遭受皮肉之苦,不仅心惊胆战,痛彻心髓,哀号不已。

王闻听后,满脸不高兴:“卿家,本王不就是错取了你十斤肉吗?今天加倍偿还于你,你非但不谢主隆恩,还在那里装腔作势,无病呻吟,实在是不识好歹!”

诤臣直言:“大王,这百十斤肉,便是让个健壮军卒背,他也背不动啊!”

王命难违。佞臣又来周旋变通,出了馊主意,让把肉煮熟了,要诤臣“连肉带汤,亲口品尝王的慈悲关怀。”

好在这项非人的“待遇”,诤臣没有来得及“享受”。

就在月黑风高夜里,王突然暴病身亡了。

后来从宫中传出来,王是在烂醉如泥时,被一位红衣女侠潜入宫殿,把头颅给割了;顺手捎走的还有佞臣的舌头。有人说那位女侠就是吕昌晶的女儿。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