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大一个道

斯是陋室,唯求德馨。常思调素琴,阅金经。毎愿谈笑有知音,往来多宾朋。

 
 
 

日志

 
 

【临朐聊斋】“善恶有报”之《麻烦的麻》  

2016-12-14 21:23:05|  分类: 临朐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朐聊斋】之“善恶有报”:《麻烦的麻》 - 沂山弥水 - 好大一个道

 麻烦的麻

 

“当啷”一声,徐三儿手一松,菜刀掉落在地上。

悬在徐三儿老婆嗓子眼儿的心这才回到肚子里。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当家的大清晨到集上去转悠一圈,咋就像是中了邪一样,回来就要操家伙出去跟人拼命。到底是因为啥事啊?

暖水河集市是规模比较大的集市,因为毗邻淄博沂源三岔,多少年来就是商贸密集的去处,“挑挑的,担担的,卖葱的,卖蒜的,卖米的,卖饭的”,“来到暖水河集,什么人都能见到;来到暖水河集,什么话都能听到;来到暖水河集,没有买不到的东西;来到暖水河集,没有卖不了的货物。”真是商贾云集,热闹非凡。

大半年来,徐三儿每个集上都要去瞎逛游。那么多买卖人,他只是关心一样:卖麻的;什么人都能见到,他只是没有见到那一个人:那个尖嘴猴腮,个头不高,长头发,左颧骨有道伤疤的“瘦猴”。他找寻那个卖麻的好苦,等待见到那个熟悉可恶的面孔好久了。

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徐三儿满脑门子的羞辱过往重新翻卷起来。

那还是在夏季。有天他绕道去吕匣办事情。因为前一晚吃伤了肚子,走得急,到杨庄那里实在是憋不住了,可是大路上往来人不少,只好急火火窜到路旁一块麻地里解放了内急。就待他如释重负地舒坦着刚出来,被一名瘦猴一样的男子一把薅住袄领子:“你TM长人心眼子没有?吃人粮食吗!滚回去非得把那泡屎给吃了,不然别怪爷老子不客气!”原来,青麻这时节最怕被屎壳郎等甲壳飞虫碰撞,一撞就要起个疤结,就影响麻的质量和买卖。饶是徐三儿百般鞠躬作揖道歉,解释自己不懂得,无心破坏,希望高抬贵手放过,奈何那汉子却是泼皮逮住了个冤大头一样不依不饶,非得要赔损失不可。徐三又没捎几个钱,全部掏出了给他还嫌少。僵持不下,一位路过的老汉看不过去出面讲情:“杀人不过头点地,他一个外乡陌生人,也不是成心的,就放过吧。”眼见实在是榨不出几滴油水,围观人越多,“瘦猴”越发显摆精神能耐,最终还是非要他用双手捧出来,众目睽睽之下,简直是奇耻大辱。但是强龙难压地头蛇,徐三儿脸红脖子粗,还得忍声吞气用双手捧了出来,才逃也似地离开。一晃好几个月过去了,自己一直心里的一块伤疤不敢揭露出来晾晒。他一直也忘记不了那个“瘦猴”,多么希望能找他当面对决。

终于,今天终于在集市上见到了他。

徐三儿老婆也是好不容易才安慰着自家男人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好不容易才把心头怒火压了下去。天下竟有这样刻薄毒辣之人,这么点事,犯得上这样整治人吗?

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特别是对待恶人,还真得不能光靠正道。

徐三儿媳妇稍一沉思,计上心来,和徐三儿咬了一会儿耳朵后,到镜子面前简单梳妆打扮一番,就来到了集市上。

在集市东头杂货市场上,徐三儿媳妇见到了丈夫所描述的那位“瘦猴”,正笼了袄袖子,守着几把子麻,无精打采地在等待买主。媳妇装作不经意走到跟前,猛地才发现似地一声脆叫:“哎呦,这不是表哥吗?真是见了仙人!这是来赶集了?”“瘦猴”一激灵,抬头见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少妇正满脸花容地跟自己打招呼,还以为是听错了。没等回过神来,媳妇又是一通笑声:“呵呵,表哥啊,快晌午了,好不容易到了俺家门口,说什么你也得到俺家吃顿午饭去,让俺好歹招待你一下,省得过后揭挑俺慢待人!记着,俺家住在村子最北头,西边数第二家就是!俺先回去准备酒肴了等你啊!就是可惜俺当家的出门没在家,不能陪你喝几盅,呵呵呵!”一串连珠炮般话语未落,又是一个媚笑,急火火走了。

这边厢“瘦猴”好半天还没回过神来,挠着头皮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这到底是哪个姑舅姨家的表妹还是表弟媳妇。眼看着周围摊位都羡慕看着自己,他心里也飘飘然地,先自醉了几分,哪有心思再卖什么青麻:管他的,送到嘴边的巧食,吃定了。不多久就早早收拾起来摊子,背着青麻离开了集市,一路逶迤着去村北头最西头数第二家找那勾人魂魄的表妹或表弟媳妇了。

正当他在大门口探头探脑时,媳妇已经看见他了,笑着走出来亲热地让他进了家门,还随手关了大门:“表哥这么快散集了?快些到屋子里头喝口热水暖和暖和肚子去。”屋子里生着炕炉子,炉火正旺,暖意融融,“瘦猴”进得屋来,把青麻往门后头一放,看见桌子上已经摆好了菜肴,还温好了一壶酒,不由心花怒放:“管他三七二十一,先赚顿吃喝再说,说不定还能有美色可餐,真是温柔富贵乡,天上掉肉馍馍啊!”

就在他刚要落座这功夫,突然听见大门外面有人“当当当”在敲门,不由地一怔。媳妇一脸歉意,小声对他说:“准是隔壁长舌六嫂又来借引柴火儿,表哥先到里屋面躲一下,我出去快点打发了她,省得她嚼舌根瞎编排。”

“瘦猴”急忙撩开门帘躲进里屋,竖起耳朵听着院子里的动静,听见门“咣当“”一响,一个男人瓮声瓮气地叫嚷到:“大天白夜的你关啥门,在家养汉子不成?”随后是媳妇的嗔骂:“哎呦你个莽撞贼,回家咋不提前捎个信儿回来?吓了我一大跳!”

一听风云突变,里屋里那位“瘦猴”才真正心惊肉跳,吓得大气儿不敢出了。屏住呼吸爬到床底下躲藏起来。只听见有男人的脚步声进了屋,还不住嚷嚷着:“还说没信儿,这不早就预备好了酒肉饭菜了吗?我好口福啊!”

媳妇的声音:“赶得早不如赶得巧,你快些享用吧!”

一阵碗筷响动声未毕,突然又听见男人厉声喝问道:“门后面哪里来的那么多麻?”

“瘦猴”的心一下子要窜出嗓子眼来。

只听见媳妇支支吾吾说道:“我这不是要搓麻线纳鞋底嘛,刚才去集市上买的。”

“哦,卖麻线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个头不高长头发,瘦瘦的,尖下巴模样,噢,对了,他左颧骨有道伤疤。”

“好个狗日的,我终于等到他了,看我怎么去找这狗娘养的算账去!”一阵慌乱之后,又是叫嚷声:“叫你买麻搓麻线,我全给你当柴禾烧个精光,解我心头之恨!”

“天杀的,你拿刀干什么,你做什么业啊!”

“你别管,我去劈了那瘦猴去!”

“瘦猴”在屋里床下,早就像老母猪筛糠一样,自然看不见外屋夫妻俩偷笑着演双簧戏的,听见大门“咣当”一声响后,媳妇慌里慌张跑进来:“俺那老天爷,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你咋着惹我当家的了?趁他去集市上了,你快些跑吧,等他回来,咱俩可就都活不成了!”

“瘦猴”早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脸无人色,屁滚尿流逃出了这表妹还是表弟媳妇的家,头也不敢回,一口气狂奔出去了好几十里地。到家之后连吓带累大病了一场。他这种泼皮无赖货,自然也没有多少亲朋好友来探问他,表亲戚也没有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