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大一个道

斯是陋室,唯求德馨。常思调素琴,阅金经。毎愿谈笑有知音,往来多宾朋。

 
 
 

日志

 
 

【临朐聊斋】“百喻经新编”之《叹父德行喻》  

2016-12-23 23:29:06|  分类: 临朐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朐聊斋】“百喻经新编”之《叹父德行喻》 - 沂山弥水 - 好大一个道

 叹父德行喻

    朐城南部箕子山村先前有个汉子名唤范铁柱,苦于自己上数几辈没个读书人,斗大的字一个不识,在庄里时时处处遭瞧不起、犯难为,眼见人家孩子都进学堂有出息,自己也要咬牙努力,不让自己孩子输在起跑线上,遂乃求亲告友千方百计来到城里私塾,给自家的拴牛办成了借读,一则希望能让拴牛沾染好学风,能学有所成;二则也是在村里谝精神,博得个走出山村、重教上进的好名声。其实两口子也是撇家舍业,好歹找份工作能糊弄着吃饭开支:母亲帮大户人家缝补浆洗,父亲在短工市场找些出力流汗的重活儿。

    话说这天早饭后的私塾中,先生慢条斯理地开讲没多久,便有一个亲戚来央他出面办事,他便给学生布置好作业,要求重新温习《两小儿辩日》,回来后要检查,尔后便踱着方步急急乎乎外出办事了。

    老虎不在家,猴崽子们岂能错失这好时光,少不了要好好折腾一番。什么之乎者也地“辩日”,真理明明就在天空中铮明瓦亮地摆着,争论过来有何用场,能当饭吃不成?连圣人自己都远近大小不能决,何苦要难为一群毛孩子!都是吃饱了撑的,还是从现在的风光说起吧。

显摆能耐和强大实力似乎一直是弱小者最爱做的事情,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掩盖自己的孱弱。炫富永远是孩子们永恒的话题。而财富得本事大,当然离不开好爸爸。

于是乎,七嘴八舌的辩论开始了:“我爸爸是同济堂的大掌柜”,“我家有千顷良田”,“我爸是镇子上的保长”,“我爸有三房四妾”,诸如此类,确乎都是些硬道理。

    拴牛本来就因为乡音浓重不敢和人说话,听到这样硬性的话题,更是龟缩在后面,大气儿不敢出,真想把脑袋钻进桌洞里,生怕引起来关注。但就像课堂上的问答,你越是不会害怕,老师偏偏越是要提问到一样,焦点还是晃了过来,聚焦到了他这里。

    “拴牛,你爸有啥能耐?应该不只是力气大,饭量大吧?”

    一阵狂笑。

“你爸也就一个老妈,连个二奶小三都没有?”“切!一个打短工流臭汗的,他爸能娶得起养得活嘛!”

“别当缩头乌龟,今天必须说,你爸到底有什么能耐?不说就是没本事,就得给我们学狗爬,从大家伙儿的裤裆底下钻过去!”

    眼见被逼到了墙根下再无退路,拴牛也只有背墙一战:“我爸告诉过我,他从小练童子功,一直不近女色,有金刚不坏之躯。”

    “哇,真是天大的笑话!不近女色,你是从哪里来的?难不成你是像孙猴子一样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哈哈哈!”

    “你才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俺娘和我说了,俺是从河里捞来的!”

    “哇,河里捞的,你还叫拴牛!那你是属啥的?是属螃蟹还是属虾米的?”“傻了吧!你爸是童男身,那么隔壁老王是不是常常给你买糖吃?”

    兔子急了也咬人。放浪肆虐的狂笑,明目张胆的的侮辱,终于点燃了拴牛的怒火。于是,学童闹学堂的现实版再现出来:拴牛操起身边一个砚台打过来,偏没打着,将一个磁砚水壶打了个粉碎,溅了一书黑水。几个愣头青如何忍得住,其中一位两手抱起书匣子来,照那边抡了去只听哗啷啷一声,砸在桌上,书本纸片等至于笔砚之物撒了一桌,又把先生的一碗茶也砸得碗碎茶流。众顽童也有趁势帮着打太平拳助乐的,也有胆小藏在一边的,也有直立在桌上拍着手儿乱笑,喝着声儿叫打的。登时间鼎沸起来。

    这节骨眼儿上,先生回来了,眼见这派狼藉,勃然大怒,自然少不了要依法惩处。追究起来,结果还是拴牛这外来的成了千夫指,被先生狠狠几戒尺抽打下去,手心立马肿胀成了红饽饽。又不敢嚎啕,单是疼得热泪奔涌一个劲儿地倒吸气。

午间回到家中,母亲心疼,询问起来事情究竟,一边责骂打人的孩子和先生,一边抱怨丈夫“无用货,让孩子在外遭欺凌,抬不起头来!”;范铁柱因为活路少更加暴躁,瞪着眼把酒壶一摔,一边大声责骂拴牛“窝囊废,在外就知道丢人现眼没出息,能惹不能打,只会叫唤!”一边臭骂“黄脸婆,连孩子从哪里生的都教育不了,还胡说八道什么捞的!”俩人互不相让,马上就争吵升级为殴斗谩骂。

    拴牛真是手上疼痛,心里更伤心

 欲绝。父亲还逼迫着要去上学,他心里万念俱灰,决绝地跑了出来到弥河畔,面对滔滔河水,可就钻了牛角尖,发毒恨道:“捞捞捞,我叫你们再捞!”往书包塞进几块大石头,背在身上,打个死结,纵身跳进了弥河。

   后来一家人找遍了大街小巷,好不容易在弥河下游找到了拴牛的尸首,哭天嚎地也没用,还得张罗后事。最后范铁柱托人打问,把拴牛尸身卖掉,和城里一家大户人死去的女儿结了阴亲。因为拴牛生前是童男身,人家还额外多给了好几吊钱呢。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