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大一个道

斯是陋室,唯求德馨。常思调素琴,阅金经。毎愿谈笑有知音,往来多宾朋。

 
 
 

日志

 
 

【临朐聊斋】“百味人生”之《“鸡宝贝儿”和“狗东西”》  

2017-02-09 18:14:03|  分类: 临朐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鸡宝贝儿”和“狗东西”

      【临朐聊斋】“百味人生”之《“鸡宝贝儿”和“狗东西”》 - 沂山弥水 - 好大一个道

  去年春上,老嬷嬷赊了八只小鸡崽子,尽管她像拉扯小孩儿一样仔细小心,架不住黄鼠狼和大花猫嘴馋、黄狗懒惰、自己手脚不灵便,最终只剩下了四只长大成鸡:一只大公鸡被叫做“黑皇帝”:血红硕大的冠子,羽毛乌黑铮亮,金黄色的爪子,无论站立行走始终气势雄伟,引吭高叫,声震全庄;另外三只母鸡分别被老嬷嬷称呼为“芦花”、“老土”、“城里妮儿”,个个膘肥体壮,下蛋勤快,几乎不隔窝。四只鸡那就是老嬷嬷的宝贝疙瘩心肝肉,每天一大早就撒出鸡窝,任由它们在房前屋后自由觅食,定时给它们喂食饮水,隔三差五还要用豆饼麸皮的来补贴。逢年过节时也有那小贩子或是城里人来收购,有那坐月子的也来打这几只鸡的主意,出价都很诱人,但老嬷嬷贵贱不动心。这几只鸡不单单是她平日里油盐酱醋的来源补充,更重要的是她生活中的伴儿。儿子一家为了方便孙子上学前年就搬到城里去了,就是孙子放假也难得回来一趟半躺的。所以老嬷嬷经常对着鸡们絮絮叨叨,解解闷儿,四只鸡俨然就是家庭重要成员。

平静生活陡起波澜。老嬷嬷儿子在建筑工地不小心受伤住了院,需要老嬷嬷去城里照料孙子,接送上学。老嬷嬷去留两难,最后还得选择背井离乡。四只鸡自然难以一块进城入住儿子家那鸽子笼大小的楼房。没办法,只好含悲忍泪去集市上出卖掉了。老嬷嬷一大早先是把鸡喂得饱饱的,一边捆绑一边还念念有词地念叨:“鸡啊鸡,你别怪,你生来就是阳间的菜。”四只鸡也很温顺听话。老嬷嬷花了一块钱,乘坐了摩的到了集市上东头,挨着一位卖肉的放下鸡,眼泪汪汪,愁眉苦脸地在那里等着买主。只是这时候不过年不过节的,也没人过来打问,老嬷嬷既想着早些卖了回家,又矛盾复杂地希望没人来买自己的宝贝鸡。

一直到中午临近散集时分,才开过来一辆破轿车,屁股上突突地喷着黑烟,发着怪声响和臭气味。熄火后下来俩染了黄毛小青年,叼着烟卷,走近后搭讪道:“哎!卖鸡的,咱一哥们儿在工地上受了伤,想买几只鸡给他补补。你这四只鸡通共卖多少钱?”听说工地受伤,老嬷嬷心里一激灵,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儿子,真想问问俩“黄毛”他们那“一哥们儿”叫啥名字,但看见他俩贼眉鼠眼不本分,凶巴巴的,便把话又咽了回去,唠唠叨叨地说:“是自家打小养大的,本来不打谱卖,既然您是看望病人,就便宜些,给二百元四十吧。”俩“黄毛”又砍价还价,讲定后掏出两张簇新的百元大钞。老嬷嬷不识真假,想找那个卖肉的“大兄弟,给掌掌眼色儿”。那“卖肉的大兄弟”虽说长得五大三粗,手里还握着明晃晃的剔骨刀,但看见俩小青年恶狠狠地盯着他,便顺势装作忙碌的样子,连话茬儿也不接,只是不置可否地“嗯哼”了两声。那俩小青年又在不耐烦地催促,老嬷嬷便让他们把鸡拎走了。看着他们把四只“鸡宝贝儿”往车后腚里一塞,把大半截烟屁股往地上一扔,吐口浓痰,钻进汽车,鼓捣了半天才发动起车来,又突突冒着黑烟离去了。见老嬷嬷无精打采地,掏出钱来半信半疑地对着太阳翻来覆去地又是照又是摸,那位“卖肉的大兄弟”实在不忍心,看不下去,凑过来压低声音告诉她:“大娘,您那钱可不一定真,您还是去那边银行让他们看看吧。”

老嬷嬷一听,可急了眼,跟头骨碌地跑到了集西头银行储蓄所,找人一验证,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两张百元大钞全部是假钞,“梆梆”两声,被银行工作人员无情地盖上“假币”印戳。老嬷嬷登时急火攻心,“哎呦”一声软瘫在了地上。众人一看,也没敢近前去搀扶的,还是银行人员打了急救电话。救护车好一阵子才来,医护人员七手八脚把老嬷嬷抬到车上,鸣着警笛向医院驶去。

拐出集市还没多远,就见路旁有人正趴在路上挥手示意求救,停车一看,原来是辆轿车撞到了路旁行道树上,两个小青年被碰撞得血头血脸的。轿车后腚撑开着,一只雄壮的大公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挣脱了束缚,脸涨得通红,正在梗着脖子愤怒地“咕咕”啼叫着;三只母鸡也在拼命挣扎,嘶叫着一蹦老高。现场一片狼藉热闹。

这阵子老嬷嬷也缓过神儿来了,听说出了车祸,也颤巍巍下了车,一看到眼前这场面,就禁不住破口叫骂:“好你俩狼心狗肺的黄毛狗东西!年轻轻的不出息,揣着假钱骗人,你们怎么这么狠心,忍心骗我这半老婆子,就不怕伤天理遭报应呀?!”随即扭头对着救护车:“我说司机师傅,咱甭去医院了,还是先到公安局去吧!”

      老嬷嬷一边说着,一边急切地唤着“黑黑、老土、芦花、城里妮儿”等外人无法听懂的稀奇古怪的名字,上前就把心爱的四只鸡给揽抱在了怀里:“乖乖我那鸡宝贝儿哟,可是让你们遭罪受委屈了!咱哪儿也不去了,回咱的老窝去!”

    这正是:

 城市套路深,不如回农村;

 年轻不出息,不如养只鸡。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