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大一个道

斯是陋室,唯求德馨。常思调素琴,阅金经。毎愿谈笑有知音,往来多宾朋。

 
 
 

日志

 
 

【临朐聊斋】“百味人生”之《太阳雨》  

2017-03-16 21:14:25|  分类: 临朐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汽车迤逦跋涉在崇山峻岭之中。透过污浊不堪的窗玻璃,可以感受到山洪哗哗奔泻冲击,可以看到宽广的河面上,洪水裹挟着泥浆在明晃晃的阳光照射下,缓缓向西流动。天上有太阳,物理相对运动,明白无误是向西。有妇女小孩绾了裤腿,在河里仔细打捞着什么。你突然间无端地感到一种苦闷。路旁的田野里,经受洪水洗劫后依旧密密麻麻地摆放着大大小小的西瓜,没有了绿叶的映衬,只剩下藤秧的牵联,愈发显得招眼;玉米苗柳柳着叶子萎缩在泥浆中,奄奄待毙。有一两个老农咬着旱烟卷或蹲或立在田边路旁,腾起的青烟遮掩不住满脸愁苦的皱纹交织。心开始不自主地下坠,激动中混合着苦楚的心情彻头彻尾地氤氲,注定了整个暑期的基调。

到了熟悉的村庄,早有探头探脑的小甥侄飞跑回家报告。奶奶点着小脚迎出来,你悲喜交集地感到她更加衰老消瘦;小孩子们都长高了些,破旧衣衫遮掩不住肚里闹的饥荒。房子依旧是破败不堪,屋内依旧是家徒四壁。只有梨树依旧不辜负大地母亲的深情,令人神悦地结满了梨子;蹦跳的狗,乖爱的兔子,憨憨的鸡鹅,一物一什,都透射出家乡泥土气息的亲切。

最先,由于对近乎疯狂猖獗的老鼠的切齿痛恨,你不慎用老鼠药断送了大姐家那条颇通人性的大黄狗性命,自己也立马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痛苦,接着就是奶奶辛苦拉扯的几只兔子接二连三地死了个精光,大白鹅也莫名其妙地走失,院子里骤然间冷清寂静了许多。你分明感到自我一种丧门星的负罪感和恐惧感。

在蚊子跳蚤的双重侵扰下,你不得不撑着困涩的双眼,呵欠连天地离开阴暗潮湿的小学办公室。正看见东方一轮红日在林荫间静静地停驻着,一块浓黑的乌云映衬之下,如血般惨红,红得似乎能嗅出种新生儿分娩的产房气息。只是那块乌云,没有什么风相送,却径直掠过天际,向西南而去,让你很是不解。“者员死了,你听说了吗?”一脚刚踏进家门,你就听见奶奶呜咽着急切地问你。霎时间,你的一切思维都停止了,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机械地自问了句,死了?怎么就死了呢?这确实是大大出乎意料的事。刚回来的第二天还来找你玩耍说话,还打听去烟叶站撸烟筋的事,昨天晚上还一同在小桥上调侃取闹,咋的就死了?急急忙忙走到他家,却分明感受死亡的氛围笼罩,你不自主地想到了停驻的红日,飘向西南的乌云,想到死亡的狗,走丢的鹅。几个远房嫂子正在七手八脚给他缝制寿衣,者员就直挺挺地躺在小西屋的地上,用一张黄表纸盖了脸。电灯亮着,小煤油灯摇曳着,共同交织出令人捉摸不定的光。悲哀瞬间占据了你。生与死就是这么贴近,仅仅是几个小时,一道门槛,一张薄纸,就能触摸到死亡,让人不由自主地打个激灵。当你和别人给他穿寿衣时,你看到了他那张变形的脸,嘴角的白沫,还有那双永远未曾睁开过的眼睛。你悲伤得无法抵挡泪水和呜咽之声。负罪感又侵袭过来,泪水仿佛在无意识地替你冲洗心灵上什么不可告人似的东西。现成的秫秸和稻草很快扎好了草马,把他的一件旧上衣披在上头,由他的侄子托举着来到大路旁。大婶子嘴里念念有词举行了简短的仪式后,他的侄子站在方凳上高声哭号:“爷啊爷,你上西天见佛爷!”草马子点燃起来,借着风势转眼化为乌有,只剩下那件衣服还在冒着浓烟。几个无聊赖的闲汉和村妇在旁边指点嬉笑着,对于死者的调侃和侮辱使你感到无法容忍,但也只是恶狠狠地白了他们几眼而已。

几个远房的小侄子顾自撕扯下头上的白帽子塞装进口袋里,在争吵打闹着,抢夺着供桌上的糕点。上头还有二老,尸首断然是不能够久放的,必须早早打发上路。于是众人便分头忙着去找车、借钱。他二哥把东拼西凑来的二百块钱狠命甩给礼柜:“他娘的,真是死都死不起了!最便宜的骨灰盒也要上百元,还要卫生费、车费,死了也是个祸害冤家!”你很学生气地问:残疾人不是要有些个照顾减免吗?“对,今年的提留集资和义务工是没有他的份喽!”他二哥悲愤地回应道。拖拉机终于哗啦哗啦开来了,是上路时候了。你和众人忙乱地给者元裹好尸布,用麻绳紧紧捆扎好,仿佛生怕能够再站立起来,用破旧秫秸箔抬了出来。在这一切中,你竟自觉不自觉地充当了主角。你感到肩膀上轻飘飘的,很是担心那借来的破麻绳会不堪负重崩断掉。几个嫂子倒是哭叫号啕的很动情。牢盆被狠狠摔在路边石头上。拖拉机载着一切远去了。

你得赶紧和几个人去修坟。但就在这时节,也是十几年来,第一次下起了太阳雨。太阳明晃晃地挂在西天中,被笼罩在一层似云非云的纱中;而头顶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布满了乌云,雨顾自哗哗地下起来,像是在唱对台戏般,旁若无人地宣泄着什么。在公陵里胡乱地挖了个坟坑后,几个人便嬉笑着跑回庄子。随着一声沉闷的雷声,太阳被完全吞没,倾盆大雨下起来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