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大一个道

斯是陋室,唯求德馨。常思调素琴,阅金经。毎愿谈笑有知音,往来多宾朋。

 
 
 

日志

 
 

【临朐聊斋】“百味人生”之《太阳雨》  

2017-03-23 22:27:10|  分类: 临朐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朐聊斋】“百味人生”之《太阳雨》 - 沂山弥水 - 好大一个道

 (二)

拖拉机回来时已经很晚了。据说手续很繁琐,要镇上的证明、火葬场的证明和镇上最终的验证等等。毕竟是最后一档事了。雨又识趣地停了。你们三人用黑包袱胡乱拎了那个黑漆漆的木盒子,急急忙忙向公陵走去。虽说是已近黄昏,但是依然可以听闻得到有蝈蝈轻松地鸣叫,还有不知名的什么小鸟在婉转啼鸣,可以嗅得到山坡里有种清新可人的气息,一切都是平淡静寂,让人刻意感到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什么也不应该发生一样。当你费力搬动坟边的石头时,惊叫一声跳后多远,在惊叫声和众人的注视下,有条色彩斑斓鲜艳、头顶上似乎长着冠子样出奇得粗、但却又不成比例的短的蛇,慢慢昂起了头,懵懂傲慢地环顾四周。守法扬起手中的铁锨狠命砍削下去,蛇登时断为两截,后半部如同无头苍蝇痛苦粗笨地扭动着,前部则是环成了一个环,然后猛地分开来,慢慢伸成了一条直线。你惊魂甫定,他俩早把蛇的两半一同铲进了坟坑,并且很快地堆起来了坟头。真是找死啊,就让它和者元一块做个伴吧!说笑声中,你们完成了工作,急急忙忙回家了。

那一晚上,你生平第一次梦见了蛇,梦见了者元。他们在相互扭打撕咬着。你大叫一声惊醒过来,冷汗流淌,窗外是无尽的黑暗和虫子的莫名的悲鸣,加上跳蚤和蚊子,还有莫名的惊恐,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雨在时断时续地下着。你感到一种未曾体验到的百无聊赖。尽管家中老人还和你亲热不够,老想你呆在家中和他们啦啦呱,但你容忍不了,开始感到厌烦。奶奶吃饭时干瘪的嘴在艰难扭动咀嚼着粗劣的食物,把那些你认为很扎眼的破衣烂衫堆放在屋子里显眼处,老缠着路人问个不休;父亲极度嗜酒,拼命吸烟,再加上二者引发的连天价咳嗽和因为忍耐引发的屁声、山响的鼾声和牙齿磨咬的霍霍声,都使你厌烦难以忍受。你抛开手中的书,困兽漏网般仓皇逃离。小卖部那里看些个闲汉的楚汉之争,你无比惊讶于他们精湛的技艺、旁观者的小人和棋徳的鄙陋。他们压根儿不想做什么真君子,顾自指手画脚甚乃赤膊上阵越庖代俎。你感到不堪,也容忍不了这些楚汉河界旁多嘴驴的吼声和粗汗臭味,只好再度逃离。到邻居刘亮家看电视。刘亮在县城打工,家中就剩下他老婆和刚满三岁的孩子。一开始就就感到心里不甚踏实,似乎有做贼般的感觉。按辈分,你得叫刘亮老婆三婶子,可论年龄,她刚刚和你同岁。打第一次来看电视,你分明就感到她过头的热情,所以有好几天没敢再去。可到哪里呢?哪里都是你难以容忍的场所。电视和其他一种难言的诱惑使你抵挡不住,再度来到刘亮家,又是热情的招呼,还有些使你感到温暖的埋怨:这两天咋不来看电视了?我家有什么东西让你害怕吗?!抬起头,碰到的是两泓明亮的双眸在紧紧盯着你,你感到一丝慌乱,嗫喏着把视线转移到电视上,却什么也看不进去了。

【临朐聊斋】“百味人生”之《太阳雨》 - 沂山弥水 - 好大一个道

 正如鲁迅先生描写的祥林嫂一样,此次回家所见到的人当中,变化最大的莫过于村东头瘸巴王奎的哑巴老婆了。她虽说是尚未拄着顶端开裂的竹竿、挎了破旧的竹篮子来问你灵魂和地狱的有无,但你却分明被她满头枯白的乱发、木痴的眼睛和满脸纵横交错的皱纹所震撼,感到毛骨悚然。嫁过来尚不到四年的光景吧,但已经再也找不出一丝那个十八岁的哑巴形象了——除了不能开口言语这一今生难变的特征外。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了,种着五口人的地,但拼死拼活的劳累换来的依旧是王奎像对待畜生般的打骂。王奎拖着瘸腿在街上用石头打哑巴,你眼睁睁看着她被打得头破血流。你感到一种无奈的悲凉和愤怒。连王奎的亲姐姐都指着他哭骂:“王奎,你这样对待人家哑巴,真是丧尽了天良,会遭老天爷报应的!”沉默啊,永远的沉默,但也有爆发的时候。听说去年冬天哑巴就趁着王奎睡觉时,拿菜刀狠狠地砍向他的胳膊,把一只棉袖都砍了下来。王奎这次吓得没敢打她。你也感到几分惊惧,合着几丝快意。逼着哑巴说话,就做得太绝了,活该!正是这种同情的分子,你总是默默地看着哑巴,她反而会不怀好意地笑,挤鼻弄眼的,做些下流动作手势。你感到窘促害怕,急急忙忙逃离开来,背后是放肆的瘆人的嘿嘿笑声。

永远是下不完的雨。永远是时断时续不正常的电。你开始沉寂下来。翻翻《史记》,与奶奶啦啦呱,做些家务。奶奶照旧是念念不忘你的婚姻大事:我说不定哪天死了,可看不着你说上媳妇,就算死了也闭不上眼啊!你感到隔代母性无比的伟大和深深感动。所以她要张罗着让大叔去邻村给你提亲时,你也没有过分的固执。但你去刘亮家看电视说及此事时,你分明感到了刘亮老婆酸溜溜的味道和无形的骤然冷漠来。

在雨后清凉的无边黑暗中,漫天的繁星在高深莫测地眨着眼睛,使你不自觉产生乘风归去的念头。路旁沟塘里,蛙声一片,还有鸭子似乎领略参透了什么似的爆出嘎嘎大笑,让人产生自愧弗如的害怕。躺在床上,各种淫乱纷杂的念头排山倒海般冲击而来。嘶嘶的灯光倒是可以抵挡蚊子和跳蚤的肆虐,但无法消除你见不得人的念头。白天心平气和静坐着,默默透过雨帘,谛听着各种不可捉摸的万籁之声。一躺到床上,脑子就出奇活跃,使你在白天想起来感到阵阵脸红和气恼。

【临朐聊斋】“百味人生”之《太阳雨》 - 沂山弥水 - 好大一个道

 村子里的高音喇叭又尖叫起来,是镇上进行计划生育复查。妇女们一律露出惶恐神色,三五成群的凑拢在一起议论着什么,而后在限令期限内,陆陆续续走进大队院子。你二嫂偏偏此时回了娘家,你只好硬着头皮红着脸也赶过去和干部说明情况。满屋子院子里都是妇女,只要是四十九岁以下的都在。刘庆元家里的一边提裤子一边从里屋走出来,一不小心裤子滑落下来。在众人的哄笑声中,你飞快低下头。她却是不慌不忙在说着笑话:你这老家伙,到底上了年纪吧,叫你爬你也爬不上来喽。又是一阵放肆的哄笑。基本国策的严肃性在这十几台戏中被涤荡得烟消云散。找到西边屋里,大大小小的村干部正围着镇上俩女干部团团而坐,桌子上杯盘罗列,一派狼藉。费了好大气力向村主任说明情况,但却是没有什么通融的余地:交上五十块钱,明天必须返回来透查,否则加倍罚款。你感到无助和气恼,往外走时险些和书记撞个满怀,他正拎了满满一桶羊肉进来,险乎又惹上饥荒。五十块钱实在难为坏了父亲,跑了大半上午才借了十块。到底是你的脸面现在要贵着几十块钱。随后还得借来自行车,飞快着赶几十里地去叫二嫂。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